欢颜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raro官宣 锁了🙈

前段时间的随笔

生活中的坏事和令人沮丧的事似乎一件接一件,导致我习惯对快乐的事将信将疑,每次的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怀疑。因为不敢贸然高兴,担心令人快乐的事件下一秒就会破碎。所以会小心翼翼的确认其真实性,才敢表现出小小的雀跃。

愿来生做一只鸟

自由自在 逃离桎梏

雨水也不会牵制我的步伐

风 会将我送往无穷无尽的远方

 

 

愿来世做一棵树

扎根泥土 傲立挺拔

黄沙也不能湮没我的枝桠

顽固伫立一隅 以沉默站成永恒

 

——《我》

欢颜

20180925晚

战争

如果让我描述战争 它不是机关枪下的弹壳 不是阵阵如雨的轰炸 不是不绝于耳的哭嚎 不是谈判桌上的几张纸


它是一幅画 挂在美术馆里的一幅油画

 

画上是一个年轻士兵 他躺在肮脏杂乱的战壕里 带着头盔 戴着母亲的十字架项链 脸上满是尘土和血污 右眼被弹片所伤 透过绷带渗出可怖的鲜血 他沉默的望向天空 等待着第二天新一轮的战斗

 

美术馆里人来人往 却没有人停下来看看这幅画 这副用尘土、血液和眼泪作的艺术品

 

美术馆里的场景 就是我心中的战争

对老去的恐惧大于对死去

我今生最恐惧的事大概就是老去 我无法想象我四十岁之后的人生 无法想象有一天满脸的皱纹和斑点 无法想象有一天我无法自如的做想做的事情 去想去的地方 无法想象有一天我要躺在病床上吃药打针维持生命 太痛苦了 我宁愿在四十岁左右死去 也不要作为老去的我活着。

我知道身边的人不会理解我 但是我的内心真的一直以来这么想着 虽然我现在才十九岁 但我对未来的恐惧特别深 特别深 几乎是每一天我都在为此苦恼 很害怕长大 变老。我讨厌踏入社会,讨厌变成大人,讨厌老去。


我理想的人生就是在四十岁之前 去遍想去的地方 看遍想看的书和电影 和挚友挚爱至亲一起过平淡安逸但轰轰烈烈的生活 然后在四十岁之后的某一天 听着自己爱的歌 最后看一遍最爱的电影 在熟悉的小床上死去 这大概就是梦想中最美好的一生了吧。

“我将懊恼暗藏于心,一味地掩盖自己的抑郁和敏感,竭力把自己伪装成纯真无邪的乐天派,逐渐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滑稽逗乐的怪胎。” ——《人间失格》

我与别人几乎无从交谈。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说,我都摸不着头脑。于是,我想到了一个招数,那就是搞笑。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 ——《人间失格》太宰治

关于内向性格的苦恼

为什么我爸妈老是因为我不爱说话指责我,还美名其曰“教育”?我爸的原话是“我说什么都是对的,我的都是经验,你得听我的。”可是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经历,我的感受,我的经验?

不爱说话只是一个人的性格,为什么有对错之分?世界上有外向的人,也应该有内向的人。为什么强行要让内向的人也变得爱说话,善交流?

我和玩熟了的朋友在一起交流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开朗的人。但是和陌生人、不熟的人、普通亲戚在一起,我就是不爱说话的呀。要上台讲话,或回答问题的时候我就是会特别紧张。而我爸妈每次都特别喜欢“安排”我去和别人讲话交流,甚至是一起玩。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如临大敌,特别有负担。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讲啥啊!玩啥啊!

我爸妈老觉得内向是一种病,得改。觉得不爱说话是不礼貌,不懂事的表现。他们老说“你嘴巴长着不就是说话的吗?”为什么?我该说话的时候会说话啊,为什么非得逼我在我不想说话的时候说话呢?每次他们让我讲话的时候,我都觉得嘴巴前有一堵墙,是真的张不开嘴,要讲出第一句话的时候真的要经历特别多心里斗争,还不一定能迈出那一步。这样真的让我特别不舒服,因为这不是我的本意,是父母要撬开我的嘴,去复述他们要我讲的话似的。

例如过年,这真的是噩梦。我最害怕每次亲戚“团聚”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一定有聚餐。而聚餐就有敬酒,表演节目等,我一直觉得给一大桌长辈每一个人都敬酒,还要换着方法说祝酒辞吉祥话,这个事是极刑。而且还非得挤出笑容,绞尽脑汁想一些我看来很无用的套话。而我爸妈认为这是人必须要会的人情世故,是教养。除此之外,还要陪亲戚的孩子玩,玩什么呢?我除了能对他们笑一下还能干什么呢?从没见过或者一年都难见的人,突然坐到一起,你就让我和他玩。我真的除了尴尬的沉默什么都没有。

我爸最喜欢教育我的就是“那你这样不爱讲话,以后进入社会怎么办?”我总觉得他们夸大了内向的负面影响,首先,我是内向,不爱和不熟的人讲话,不是哑巴。进入社会,步入工作岗位,正常的工作上的交流,我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不会有更多私人的不必要的交流。如果步入社会就是要改变自己的性格去融入别人的圈子,我不愿意,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步入”社会了。

广交朋友,甚至是不必要的朋友。是我爸妈对我的要求。和普通朋友或身边的同学混到特别熟,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需要一定时间了。还要我对每个人都面带微笑,主动问好、交流,怎么可能呢?或许是我自己性格的原因,我觉得人不需要太大的社交圈子,或者说是我自己不需要。我宁愿只要几个朋友,但这几个朋友都是和我合拍的,互相喜欢欣赏的。我不需要过多的勉强朋友,合不来的朋友,没有共同语言的朋友。这些无意义的社交,对我来讲只是浪费时间。

而当我把这个想法鼓起勇气告诉我爸时,得到的是严厉的质问“浪费你什么时间了?!”我说“浪费我一个人独处的时间了!”对于我来说每天必须得有一段时间是一个人独处的,想干什么干什么,这样让我舒服,让我快乐!而他们却觉得这是孤僻的陋习。非得逼我匀出时间去进行无意义的社交,而当我拒绝时,迎来的是责骂和批评。

我为什么会把这么想说的话打出来,有三点。第一,我不爱说话,可是我也有需要倾诉的烦恼,不想私聊太多打扰我的好朋友。第二,在网络上打出来,比在现实中当面说出来容易多了。第三,当面告诉我爸妈是不可能的,他们不会听我讲,只会让我闭嘴听他们的“教育”,“教我做人,成长”。

我只想做我自己 而不是他人希望我成为的人 更不是被父母控制的傀儡。